公海堵船-首页

树与花的世界,大家不懂
来源:合铜项目部 编辑:苏安乐   时间:2019-09-0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项目部的院子里有几棵石榴树,已经8月了,记得7月底来的时候,还没有这么红,果子外皮由浅绿变成淡黄,再逐渐变红加深……然后酸甜可口。可能是因为它耐旱,又极喜阳光,所以长得格外好,想必熟透之后也会格外的香甜。我喜欢石榴的结构,复杂却又规律,看似凌乱,其实整齐的很。每一个果实都很饱满,觉得它们像个智者,装着阅历与智慧,站在阳光下,看着孩子们欢快的笑脸,看着老人们沧桑的皱纹,看着恋人们树下的甜蜜,也看日升日落,风霜雪雨与岁月荣枯。石榴籽多,多的数不清,可每一粒石榴的色泽却极好,透明却又略带娇羞的粉色,这也是我喜欢的,生命里或许就该有这样美好而又沉静的颜色吧。沉淀自己生命历程里所有开花结果的岁月,在百花争艳花红柳绿的季节里活成自己独有的特色,有些孤独,甚至有点特立独行了。但这一粒又一粒的透明到能看到籽的纯洁又会时刻提醒自己,所有的热闹喧嚣都会过去,热闹之后也要保持内心的坚持,这才是嘈杂中更为厚重的灵魂,和炎热中安静的思考。我喜欢叫成熟的石榴为光,明亮的光清澈的光冬日的光深不见底的光,望向它们,你见到的只有清凉。

高中的时候,宿舍门前有一棵合欢树,想必这个时候也是开的正好吧,多情嫣然,温柔而热烈。我想这树的前生或是个美人,一定还是某位文人笔下诗词里的那种。而且这位多情的才子怕是给了她灵气,让她可以听懂风光日月的言语,似犹抱琵琶半遮面一般,妩媚动人。这不过只是我的猜想罢了,风雨中的她也只是为了尽显自己生命的姿态而已,该开的时候不害羞,不该开的时候也绝不留恋,不狂妄,不刻意,不搔首弄姿,而是顺应自然,一生坦荡。树有树的智慧,花也有花的态度,哪怕只有一朵,它也会穷尽一生,在适宜的时间,努力绽放,不辜负生命轮回一场。

记得打铃下课总喜欢走在教学楼下的小路上,因为路旁有两排法国梧桐,高大且茂盛,尤其是深秋,大片深黄的叶子落下,铺满了小路,甚至有些壮观。不知为何对这梧桐总有一种亲切感,由于教室在二楼所以看树的角度也特别好,每天上课总喜探出头,可惜高三换了教学楼后,就看不到了,就连那条都是梧桐的小路也很少去了。我的高中记忆也只停留在那树下,有些惋惜,没有认认真真的再看一次那茂盛葱郁的梧桐。就像有些东西不是大家想不想的问题,而是诞生之日就注定好了,缘聚而来,缘散而去,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。事情也是,成或不成,想必早就有了结局,大家尽力就好,至于结果,不必大喜,也不要大悲,了然于心,终有选择,这样就好。

喜欢在喝水的时候泡一朵菊花或一片干柠檬,看着它们在水中逐渐舒展的样子。菊花在水里时仿佛比在枝头上更饱满些,也更肆意,没有局限,喝饱滋养够后就飘荡荡几下停在杯底。柠檬也是,冻干的柠檬果肉变得金黄,甚至有些发黑,但到了热水中颜色逐渐变浅,变得充盈新鲜。这种遇水就活泼让人看了着实有些兴奋,但好像少了什么?对,生命。长在枝头的时候,花可能是不美的,甚至没有开放完全,但那是它拼尽全力给人们留下的记忆,或美或丑,或好或坏,在阳光下,在风雨里。可现在我水杯里的它呢,只有美丽,没有了倔强,没有了支撑它的力量,没有了根。水给了菊花丰盈,却给不了它生命。有时候,你是美丽的,但不是生动的,又有时候,你是动人的,但却不美丽,要活成有生命的自己,而不是让别人觉得你有生命而活着,被时间筛选下来的东西必有它的过人之处,这句话很对,人也一样,要活成有生命的独一无二的自己。


Produced By 公海堵船官网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